风雪添作酒

人帅不狗好相处,扩我请先吹三吴。

【荼岩】踏雪来。

迟来的安岩生贺!时差杀我呜呜呜呜……说好了和浪浪一起的庆生三十天!

因为想写的三十题都写过了(等等)所以目前的梗比较放飞,是睡觉时候在小睡眠上随机组合的三种自然音。每天随机一组送给荼岩好啦!最近超级忙,也写不太多,呜呜呜呜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踏雪来。


又下雪了。


第一片雪花转着圈踩在安岩鼻尖上的时候,他的脚步就放慢了不少。上一次下雪也就是不久前,甚至连地上厚厚的积雪还没来得及融化。大男孩背着他那只缝缝补补的褪色背包,拉链上挂着的那颗小东西也被冻得变回原型,光明正大的钻进安岩口袋里去了。他朝...

【格尔木的留声机】第十一弹·天真

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吴王大粉丝报道!


格尔木精神病院:

在这个阳(dong)光(si)明(ren)媚(le)的十一月的尾巴,祝大张哥生日快乐~


【格尔木的留声机】第十一弹·天真


5sing地址


b站地址



策划: @上官邹琅 


作词:焰31


选曲:浮夸


原唱:晃儿


演唱/后期:三吴产品



“你就从来不会说谎,坦坦荡荡的。”

“我真觉得我他妈是个成熟的大人了,真的。”

他嘟囔着嚷了一路。

后者失笑,就跟着点头,注意力也不光在眼前的话题上,被前一句拐了过去。

我从来不会说谎,坦坦荡荡的。他在心里把这句给自己的定义重复了两三次,又如以往无数次做的那样,微侧过头,把身旁眉眼带笑的大男孩的一切小动作尽收眼底。

不,我从不坦坦荡荡,他想。至少面对你的时候,我不由自主的说了很多谎:所有不可言说的感情都成了我的谎言;我在你身边总不能坦荡:我会冒出许多局促不安的心思,再把它们从你面前想方设法的藏起来。

但正是这些不坦荡和谎言——

才带给了“我”做自己的独特感。

【瓶邪】成佛

再偷偷把A大保存到这边来(?

Adrianne:

-架空paro
- @风雪添作酒 祝冬青青生日快乐,新的一岁也要天天开心啊
-ooc


0


“汝欲成佛,必先渡我”
  吴邪勾起嘴角,浅色的眸子犹如止水波澜不惊。


1


  张起灵第一次遇见吴邪是在一座深山里,彼时吴邪还是一条小蛇,浑身上下都是白色的,白到身体散发着点点的幽光。张起灵甚至以为这是一条灵蛇。但是他师傅走过来看了看,叹了一口气


  “这是魔啊”


   张起灵下意识的抬起头,看向师傅。心里一片震撼,


  ...

【破逆】随手瞎写,《感知》

又是不知所云的东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很久没有这样心神不宁的感觉了。

逆风旋的城主舱特意开了一扇巨大的窗,可不是为了飞出去方便——好吧,也许是有这方面原因的,但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看着舒服。每当桌上堆满了城务数据板的时候,他都想立马做一个假装不在的表情包来逃避现实,但现实就是现实,是避无可避的,他长大了,身上有自己该承担起的责任,是不能像原来那样任性的跑出去做侠客的:起码在把所有任务完成之前,他不能放任自己想其他的,特别是跑出去飞一圈。

这时候那扇窗就起了作用。

逆风旋一抬头就看得到外边儿,天总是蓝的,是他搭档破天冰的颜色,况且...

【荼岩哨向】In the rain. (耍帅纯糖)

是很可爱的日常!

设定在这里。

安岩片段。

神荼片段。

前篇1-2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3.


安岩一直好奇毛蛋到底是什么蛋种的生物。作为一颗只有半颗蛋壳的蛋,连小时候看的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里的潇洒哥和黑大帅都不如,唯一不同的地方是没手有脚,甚至还长了腿毛,但是这颗蛋的奔跑速度已经不止一次让他觉得合不上嘴了。


“我说神荼,你说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荷鲁斯之眼看神话还是挺帅的一个家伙,怎么到我这儿就变成蛋了——哎不是不是,毛蛋你别撞我啊我错了!”


他还是好奇,伸出食指点了点蛋壳。作为一名向导,他完全感知...

【荼岩哨向】In the rain. (相信我orz都是糖的!)

都是小段子!很甜!

以我对自己的了解,写剧情百分之八十会坑,所以段子会好一些......耷拉。

把写过的翻出来发:D

设定在这里!

安岩个人。

神荼个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

THA是一个阶级十分严格,纪律九分严明的组织。像极了厚重的字典,组织的规章制度、任务日志、创建者的爱情故事,随便一个拿出来讲,都有无数的条条框框。


——就像这一条:进入上级的工作室必须要先打报告。


神荼在组织的地位是很高的,并不全部归功于他的哨兵症状,更多是靠着自己的实力完成任务换取的。他从前并不觉得这些有...

【瓶邪论坛体】我在游乐场碰见男神们了!(论坛体)合集①-③

二次论坛体,依旧是撕名牌的老梗,时间线在上一期之前(第二期)。

瓶邪only,瓶邪only,瓶邪only

参与人物:嫩牛五方、沙海少年组、梁湾,霍秀秀,小满哥。(11)

个别梗和吴邪ID取自我院。

后篇:我的lyb老大和他的戏精朋友们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卧槽!】我在游乐场碰见男神们了!!!

 

来自:吴邪是我老公

 

我!!在xxx游乐场!!碰见我男神们了!!!们!!不是一个是一团!!卧槽我好激动啊我先去跑三圈旋转跳跃我闭着眼!!!

顺便男神们都是这么玩儿游乐场的吗??

太激动了我平复一下心情,我去码字给你们...

【荼岩】一句话微小说。卖萌向。

之前给萨克的生贺。觉得一语成谶把自己戳死了。

-毛病
神荼捏了捏眉心,看着手机上那张“猫饼罐的”表情包,把毛蛋关进罐头盒子里面去。

-穷
“沈总,你说咱们之前那个98万的片头,卖出去能卖多少钱?”

-穷困潦倒
“要不咱们去接点别的东西,比如综艺节目什么的。”
“变形记!小猪就去当地主家的傻儿子。”

-作死
安岩抱着豹化的神荼大猫脑袋不放,还举着手机里“在神荼的底线试探”的表情包给他看。

-记仇
“孙子?”
“——啊哈哈哈,我当时就是一时口快......”

-啊?
“没听过口诀吗?钾钠铵盐都可溶,这个盐不太行。”
“啊?谁叫我?”

-试探
“当年包姐就是我的女神!后来——”
“这个怎么样?”
神荼指指自己...

© 风雪添作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